富国大通李大治:维护货币政策稳定性 但再次降准可期

2018-10-10

 面对美联储年内第三次加息,截至目前,央行尚未明确表态是否跟随美联储加息,但市场对中国央行的相应操作始终存在较大的分化。

  从当前中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取向来看,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并没有因美国持续加息而改变。在2017年之前,中国央行基本上保持了与美联储加息步伐的一致性,包括上调(中期借贷便利)MLF或逆回购利率。但今年以来,经济形势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跟随美国加息的可能性进一步下降。

  事实上,目前中国并不存在着持续加息的经济基础。这主要是因为,当前经济去杠杆、降成本的任务远未完成。特别是对于居民和民营企业而言,杠杆率并没有实质性地降低,成本负担依然很重。其结果就是居民的消费意愿不强,企业的投资意愿受到抑制。这从不太理想的居民消费和企业投资增速数据可以看出。今年8月份,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速度低于10%,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只有5.3%。假如不断加息的话,那么消费和投资这两个拉动经济增长的引擎极有可能出现熄火的问题。

  对此,富国大通李大治认为,跟随美国加息不适合我国目前国内经济形势,而维护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中立性十分必要。货币政策更应该基于本国的经济周期进行调整,外部压力是次要因素。所以,面对美国加息的冲击,中国继续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采取多种措施既保持市场必要的流动性,同时又达到去杠杆、降成本的目的,则是当前宏观调控的重中之重。此外,接下来央行的应对策略很可能是在国庆后再次降准,我国当前需要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促进经济平稳增长。

  李大治还表示,如果未来我国加息,可能会因为汇率政策的改革或者在贸易谈判中与对方达成共识。

  短期内对人民币汇率也会有一定压力 但影响不大

  而对于美国加息后人们普遍关心的人民币走势问题,富国大通李大治表示,此次美联储加息对人民币而言会有一定的贬值压力,但相信是在可控的范围内,出现大幅波动的可能性并不高。在未来的两三个月中,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空间很小,贬值的空间也很小,可能又一次进入相对比较稳定小幅波动的阶段。

  对于人民币走势,人民币现阶段承压主要是受到五大因素的共同作用:一是处于阶段顶部的美元周期,二是未见明朗的贸易摩擦预期,三是经常账户入世以来首次转为逆差,四是中美加息周期不同步,利差持续缩小,五是对国内经济增长、货币政策“合理充裕”的担忧。

  李大治认为,经济基本面将起主导作用,中长期人民币将保持强势货币的汇率水平。“内在因素仍将极大程度支撑人民币继续走强,汇率形成机制的逐渐完善及人民币国际化的双轮驱动效应,也将进一步支撑人民币长期发展。”他表示。

  香港银行同业加息 预期市场风险可控

  香港主要银行均于27日宣布上调最优惠利率和储蓄存款利率,李大治认为,香港经济基础稳健,可为加息提供条件,预期市场风险可控,企业或个人应做好相关风险管理。

  此次香港主要银行上调基准利率是因应市场及资金环境变化做出的适当反应,将有助降低美元与港元之间的息差,促进港元汇率及资金市场稳定,减低资金流动及资产价格大幅波动风险。

  此外,香港银行跟随上调最优惠利率,将会对房地产市场带来一定冲击吗?李大治认为,香港住宅楼价受多项因素影响,加息只是其中一个利空因素,即使未来持续加息,亦不代表楼价一定会下跌,还需视乎未来数年的经济状况及政府政策等。


<返回列表